市集

皮帶

雨思

荷蘭最北的大城名格羅寧根,市中心廣場有個大市集,是市民購物的好地方,一排排的攤檔,販賣芝士香腸、長裙短褲,日常用品應有盡有。

已近黃昏,日入而息,攤架貨品整理一下,便用車拖走,很容易的。只有三數攤檔,還眷戀著春日的餘暉,好好利用時鐘撥快創造出來的一小時,努力作活。

不覺走進一個賣小皮具的攤鋪,攤主溫文爾雅,不厭其煩的用不錯的英語詳細解釋,這皮包從印度來,那個東歐造;這種皮可用兩年,那種呢,用十年也沒有問題。揀了又揀,顏色尺寸都滿意了,終買下了一個十歐羅的皮夾子,印度造的,大概可用兩年吧。

還有點時間,攤主好像還不急於歸去。看上了一條深灰色的皮帶,設計簡單,皮質柔軟,要二十歐羅,是荷蘭造的。攤主極力推薦,看看腰上的皮帶已舊,是換新的時候了。攤主很熟練地剪短打孔,五分鐘之間,大功告成。急不及待,立即穿上。脫下舊的皮帶,它竟然驀地斷為兩截!

舊皮帶狀態不佳多時,經年佩戴,殘損處處,但仍舊天天伴隨,努力作活。如今瞬間忽然折斷,令人錯愕,令人唏噓。皮帶是否知道自己再沒有用處,便決然了斷?是否知道要被拋棄,憤然離去?是否年事已高,百病纏身,痛不欲生?是否要避免成為負累,不想繼續佔據行李箱空間?是否覺得與其婆婆媽媽的生,不如爽爽快快的滅?是否以三島由紀夫為師,領悟到滅的本身就是美麗的奉獻?

早已知眾生有情,《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》落花雖萎,念念不忘眾花的生,要奉獻自己餘下的一切,成就天地間之大愛。人們觀察到,海豚既聰穎,也有同情心,有人拍得紀錄片,看到他們如何援助筋疲力盡的海豹,如何拯救被鯊魚追食的人類。又有人研究得,連草木也能辨音,也有感受,也有好惡,也有情感。但一向以為無情物的來來去去只能跟著物理法則,沒有自己意志,也不能與娑婆世界事事物物溝通。但山河大地,金石砂礫,衣服紙筆,是否真的麻木無情?是否真的毫無感受?舊皮帶這一回大聲說否,看似無情,實則有心。冥冥之中,是否一切存在都或多或少互相影響,互相連繫,互相凭借?

於是,便把這舊皮帶給了攤主,他會好好利用那個金屬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