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tterfly & leaf

蝶與葉

雨霽

一隻黃緑色的蝴蝶躺在地上,飛不起來,好像已奄奄一息,只間中還會拍一拍翼,看來命不久矣。怪可憐的,令人唏噓生命之短促,歎息美好之逝去。

但現在是春天,不是蝴蝶殞滅的秋涼季節。難道這隻蝴蝶特別健壯,可以熬過寒冬?走近一看,原來只是一片落葉,一片銀杏葉,像一把分作二邊的扇子。左右兩邊在風動時,間中搖擺一下,就像垂死的蝴蝶雙翼偶然拍動。

啊!為甚麼說「只是」一片落葉?難道在不知不覺間比倂了蝶與葉的生命價值?看到將死的蝴蝶,不覺動了惻忍之心,惋惜又一個生命離我們而去,再一次驗證了人生無常。但難道銀杏葉不是生命嗎?為甚麼看到了葉子落下,竟然無動於衷,覺得尋常不過,有時還不禁讚歎:「落葉滿地,何等美麗!」

是蝶比葉更美?是蝴蝶生時充滿活力,飛來飛去,死了代表活力盡消,我們就惋歎盈盈能量的失去?是落葉滿地都是,而蝴蝶難得一見,我們都有「物以稀為貴」的心理?還是葉子從樹上掉下,葉子萎謝了,樹猶健在,不斷的藩衍新葉,而一隻蝴蝶死亡,便無以為繼?

究其實,蝶與葉都是完整的生命。不錯,葉沒有蝶活躍,但活躍並不是生的要素。葉也許沒有蝶那麼美麗,但美麗也不是生的要素。蝶稀葉多,但多與少無損生命之價值。

不錯,一片葉子凋謝了,更多的葉子在活著。樹是葉的母體,葉不在而母體在。母體生生不息,生命延續綿綿。所以一片葉子落下了,我們沒有死亡的感覺。蝴蝶呢?母體何在?是否孤零零的獨生獨死?不是的,蝴蝶的存在意義只在它的生命。它的母體就是千萬生命的合體。一隻蝴蝶死了,眾蝶猶在,眾蝶死了,眾生猶在。蝴蝶是眾生,眾生是蝴蝶,不可分割。葉是眾生,眾生是葉。葉也是蝴蝶,都是連綿不絕的生命。莊子不是說:「天地與我並生,而萬物與我為一」?

我雖小,眾人也小,卻都是無限的宇宙。葉不死,蝶不死,我不死,因為都是永恆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