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典娜

兩個女孩子的對話(4)

雨思

翌日,春蘭再遇秋菊。

菊:《昨天跟你談過之後,回家不斷思索,怎樣也想不通,怎樣也找不到出路。但晚上睡覺,夢見一個美麗的女人,既溫柔,又威武。她告訴我她是智慧之神雅典娜。》

蘭:《雅典娜不但是智慧女神,也是勝利女神。她永遠站在正義的一方。》

菊:《她說她不會提高我的 IQ,但會給我智慧,洞明世事。》

蘭:《怎樣的智慧?她有辦法解決我們面對的問題嗎?》

菊:《解決問題要找到問題的癥結,要好好思考,千萬不要人云亦云。至於我們的問題,歸根究底,我們孜孜追求的不是快樂嗎?》

蘭:《是啊,要 i-phone 有 i-phone,要 godiva 有 godiva,那多快樂。》

菊:《吃喝玩樂只能刺激感官,而且只是一瞬間的刺激,絕對不是快樂。如果要靠吃喝玩樂才得到快樂,那麼,世間上萬萬億億的人都與快樂無緣。戰爭、飢荒、天災、人禍、疾病、貧困永遠伴隨著他們,如影附形,從出生至死亡。不但沒有機會吃喝玩樂,每一刻都要為自己的生存而徬徨盤算。》

蘭:《他們窮,是天意。我追求快樂,是我的權利,天公地道,何必理會他們? 》

菊:《你不覺得真正的快樂應該是人人,不分貧富,都可以隨時隨地取得的嗎?》

蘭:《我想起了。我的同學到印度的鄰國不丹旅行,說那裡的人很窮,卻很快樂,還發明了甚麼“國民快樂指數”。他們的快樂一定不是來自吃喝玩樂的。》

菊:《不錯。魚翅撈飯第一次吃很美味,再吃滋味便少了點,經濟學老師說這叫“邊際效益遞減定律”。你若天天吃,包保你患上厭食症。吃喝玩樂全都是這樣,快樂不久便化為痛苦。我的一個阿姨,幾年來天天豪宴,現在即使吃著一流美食,都左彈右彈,說“這樣糟糕的東西怎可以吃”?身體也變壞了,高血壓,高膽固醇,高尿酸等“文明病”應有盡有,要靠每天十多顆藥丸維持基本健康。人生如此,多麼可悲!》

蘭:《想起你的 K 仔來。你若一次又一次吸食 K 仔,也難逃過“邊際效益遞減定律”,遲早你再不會飄飄欲仙,然後你的膀胱、肝、心、智力都嚴重受損,快感不知何處去了。》

菊:《我決定不再吸食了。寄望一時的物質享受帶來快樂,真是妄想。而且,名利富貴盡是飄忽不定的虛幻,今日來,明日去,那裡會是快樂呢。最近米高積遜死了,千萬歌迷悼念,如喪考妣。但請你看看他的一生。不錯,有一個時期,名有了,利也有了,風光一時無兩。也請你看看他付出的代價:他和娛樂企業合作無間,刻意製造很多“煲水”新聞吸引歌迷;他為了製造傾倒歌迷的形象,不惜以手術整容。他快樂嗎?不,要濫藥來麻醉自己,被控性侵犯男童,晚年更債務纏身。相信他一生最快樂最有意義的一件事,是經年捐助慈善事業。即使不快樂,也沒有忘記比自己不幸的人。》

蘭:《你是在說,愚蠢的人朝思暮想求名求財,得到了一點,不能滿足,要更進一步,累積更多,還要費盡心思想盡辦法保有這些辛苦得來的名譽和財富,於是日憂夜慮,心力交瘁。名利富貴帶給我們的,是痛苦,不是快樂。》

菊:《是的,名利富貴人人想要,但畢竟是稀有商品,根據供求定律,你爭我奪自是免不了的。那些城中首富,表面看來,風光這邊獨好。其實,豪門之內,恩怨縱橫交織,都是寫奇情小說的好題材。最近風靡一時的遺囑案,高潮迭起,連兩人的夜半私語都毫不介意公之於世。快樂嗎?主角們的內心究竟在想甚麼?快樂就只建築在金錢上嗎?看來,你羨慕的祈福黨這回是小巫見大巫了。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