琴1

此曲不應天上有(1)

雨思


米高積遜到天國自由行,滿以為人間既然賣出了幾億隻大碟,天上也應響遍他的歌聲:

可是,走盡大街小巷都聽不到,大失所望,向天國首長投訴,天首淡然說:《凡要進入天國的樂曲,都要經過綠壩軟件過濾,看看是否適合這裡的百姓。凡是他們聽不懂的東西,一律不能進入。這裡沒有 fight,沒有 defeat,也沒有 right and wrong,他們又怎會聽懂你的樂曲呢?》


披頭四到天國自由行,麥卡尼爵士以自己身為米高積遜的前輩,協助他成名,天國一定會給他們面子,讓他們的音樂進入。而且,他們絕不渲染暴力,只是懷念昨天的美好:

天首卻說:《你們永遠都在追懷昨天,憧憬明天。但天國裡根本就沒有時間這回事。說甚麼今天明天好像瘋子的話,語無倫次。而且,這裡那會有甚麼 troubles 呢?你們的歌,一早就給綠壩過濾掉了。》


音樂劇大師韋伯到天國自由行,一面走, 一面聽自己的精心傑作:

自鳴得意對天首說:《你看,我的歌多積極,一定老少咸宜吧。》天首笑笑,答道:《我們這裡根本就沒有黑夜,紅太陽永遠永遠照耀著我們,保證給我們溫暖和幸福,還要期盼日出嗎?生命也是永恆的,怎麼要尋求新的生命?》


梅艷芳到天國自由行,一面走,一面很激動的唱著,她心中還是想念著為共和國無辜犧牲的青年人:

天首安慰她:《凡倒下了的,必會再起來。凡死去的,一定會復活,得到永生。在天國裡,你不用期待甚麼,一切好的東西,都在眼前。你還是不要唱那麼哀傷的歌曲吧,這裡的人看見你這麼悲慟,一定不知所措。》


譚詠麟到天國自由行,看到往來的人都笑口常開,相親相愛,不禁感觸良多,自然而然地唱起:

天首挽著他的手,說:《在攪關係、講籠絡的地方生活,尋名覓利還可以,找真正的朋友只能是緣木求魚。這裡風平浪靜,沒有風暴,在這裡生活的人,都全已合而為一,無分彼此,沒有敵人,也因而沒有朋友,天天樂也融融,不必發白日夢。》


阿炳到天國自由行,對天首說:《我的二泉映月一定可以可以進入天國了。它連歌詞也沒有,綠壩奈我何?》天首說:《你錯了。現在我們用第一百零一版的綠壩,它不但可以過濾不潔文字,還可以過濾不健康的感情。你的二泉映月太傷感了,悲痛欲絕,我們的國民是完全沒有這種感情的。你若上來長住,你一定會改寫輕鬆愉快的樂曲。》


馬勒要到天國自由行,但簽證遲遲不出,追問天首,天首不識為官之道,不懂推說《不方便評論個別事件》,竟大大方方道出:《是根據你寫在申請書上的資料拒發簽證。》馬勒大惑不解,明明在申請表上已填上自己的正確資料:

天首解釋:《你申請表上填的全都是絕望之詞,讀來令人寒心,是不是你的絕命書?你實在想得太多了,整天都在盤算著生生死死。我就怕你來到天國會給這裡的人帶來精神污染。你們的先祖阿當夏娃就是禁不住魔鬼的誘惑,吃了禁果後,知得太多,竟開始懷疑,懂得背叛,因而引發了死亡。此可忍也,孰不可忍?他們竊取了天國機密,得趕快逐離天國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