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琴2

此曲不應天上有(2)

雨思


衆音樂人茶聚,暢談天國遊。馬勒因得不到天國的簽證,很想知道天國裡面究竟可以聽到甚麼音樂。

米高積遜:《整日只聽到

The Lord 大概是以色列的神吧。不知天國裡有沒有回教徒城市,整天都歌頌阿拉的呢?》


披頭四:《大概有吧,回教徒也得進入天國啊!我們聽到的是差不多同樣的歌詞:

奇怪,明明天首說天國裡沒有時間這回事,怎會還有 day by day 的呢?》


韋伯:《人的智慧有限,天國裡的東西奧妙非常,我們怎會明白?。我呢,聽到的是一曲聖詩:

似乎天國裡只有日,沒有夜,只有樂,沒有苦,也難怪天首說在他那裡無須尋求新生命。》


馬勒問道:《那麼你們看見些甚麼景象呢?》

梅艷芳:《一到天國,我真的再也激動不出,就如聖詩說的,那裡只有永恆的春天,只有不會萎謝的花卉,再不會告別,再不會倒下。》

譚詠麟:《美麗的樹林、湖泊,悅耳的鳥鳴,神妙的花園,不會有風暴侵襲,到處都是手拖著手的戀人。》

阿炳:《再沒有飢寒交迫這回事了。他們吃的是瓊漿雲芝,穿的是冰亮天衣,馬路以黃金鑲嵌,華屋以琉璃為蓋。聽說他們只要手執手便完成陰陽交合之事,連脫衣也省掉了。》

馬勒:《聽你們說的,天國只不過是一片樂土,是歡樂人間的永恆版本。想來想去,你們以遊客身份進入天國,根本便無法正確了解天國的真像。你們看到的都只是心中最美好東西的反照。你們聽到的頌讚,不過是自己心中譜寫的讚曲。人們若在天國長住,已與造物者合而為一,那裡還要讚美上主呢?》

梅艷芳:《馬勒說得對,天首不是一直強調,天國裡沒有 right and wrong,沒有苦與樂,沒有日與夜,沒有敵與友,也一定沒有美與醜。怎會需要恬靜的園林,堂皇的宮殿?又那會有所謂賞心樂事呢?》

阿炳:《大概天國的永久居民都已進入涅槃。》

米高積遜: 《我糊塗起來了,天國也好,涅槃也好,都好像是悶得發慌的地方。我一生既正又邪,既苦又樂,既窮又富,經歷大起大落,那才是多姿多彩的人生。在天國生活,未免太單調了。》

譚詠麟:《我也有這個感覺,如夢如霧甚美妙,糊裡糊塗最稱心,波濤起伏多精彩。像真又像假最珍貴。》

韋伯:《是的,希望是向前邁進的原動力。若一切都盡善盡美,人便沒有了期盼,也就沒有了動力,一切便了無生氣、令人懨懨欲睡。》

披頭四:《人類用了數千年幾經艱苦才創造了的最美好最寶貴東西:善、樂、美、情,在天國都一下子沒有了。上天國真的值得嗎?》

馬勒:《有善便有惡,有樂便有苦,有美便有醜,有有情便有無情,而在人世間,惡 、苦、醜、無情往往佔盡上風,令人生無比痛苦,令生命備受摧殘。為了脫苦入樂,是否這些人自己創造出來所謂最寶貴的東西,都該一一摒棄呢?面對人間的醜惡、無情、悲苦,我完全受不了,我本來就是要到山中流浪,擺脫無窮的苦惱,找尋絕對的靜止。聽你們所說,天國更勝山中,還是央求天首批准我移民天國吧。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