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rd

人生

且看,莎士比亞怎樣讚美《人》:

人真的是很高級的創造物,可以移山填海,可以上月球,可以複製一隻活生生的羊,也可以投個原子彈抹掉幾十萬人。

但是,人雖然偉大,雖然絕頂聰明,人生雖有許多樂事,他的一生卻又實實在在的充滿痛苦,充滿坎坷,時時感到無可奈何。不談大災大難如四川地震,南亞海嘯,只說普普通通的個體生命。也暫不談世上許許多多窮人缺衣缺食缺宿的辛酸;中產階級不用憂柴憂米了,就能快快活活的過一生了嗎? 就舉大音樂家馬勒為例:

《大地之歌》是他晚年絕作,是獨唱的交響曲,旋律優美,蕩氣迴腸,共六個樂章:

  1. 《愁苦中的飲酒歌》 … 金杯中的酒呼喚你,但讓我先給你唱一曲悲歌,好在你心靈中化成歡樂的迴響 …
  2. 《秋天的孤單》 … 殘破的荷葉快要浮在湖水上,我心累極。我要來到這美麗的地方休息,我需要的是慰藉 …
  3. 《青春》 … 小屋內高朋滿座,華衣美酒,或談心,或吟誦 …
  4. 《美艷》 … 少女們在河邊採蓮,把花朵擺放在衣裳上,互相調笑,陽光把她們的美姿投影到水中 …
  5. 《春醉》 … 如果人生不過是一場夢,為何這許多辛勞,許多擔憂?我要終日開懷暢飲,直至不能再多喝一口 …
  6. 《告別》 … 我站著等候我的朋友,為了最後的道別。朋友啊,我多麼渴望在你身邊,和你分享黃昏的美景 …

馬勒在1907寫此曲時距死不遠,這一年他的心境十分沈重,失去了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總監職位,心臟病判斷是不治之症,五歲的女兒患病逝去,年輕妻子的心另有所屬。對馬勒來說,生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作曲就是一切了嗎?昔日好友相聚的歡樂,少女青春活潑的身影,都如夢般消失得無影無蹤。是否美好的東西不能永遠存在?是否人生必然是苦的?

你也許覺得六個樂章的歌詞要表達的有點熟悉,並不像西方人,尤其是德國人的思維。你對了,馬勒是從幾首唐詩的德譯取其意而作詞的。其中一首是李白的《春日醉起言志》:


top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