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徑

山行

雨思

山行宜獨來獨往。

山行是經驗《無我》的時候,去掉自己的虛榮,脫掉身分的面具,忘記生活中困惱著《我》的瑣事。

山行是《回歸自我》的時候,那是《無我》的我,是《我》的本來面目。

在山中行走,與樹木共同呼吸,與花草為伴,在茂林大地中徜徉。從大自然來,自然要回歸大自然,我是芸芸眾生中一分子,是恆河一沙,滄海一粟。渺小的我,何所依何所止?《我心不息,直至止息於你。》止息於大自然,天下何思何慮?

樹的形態千變萬化,枝幹或直上雲霄,或盤繞纏綿,或粗獷硬朗,或柔和溫婉;樹葉或大如茶盤,或小如銀針,或纖巧婀娜,或豐腴厚重;遠山線條優美,令人動情;樹色層層疊疊,嫩綠翠綠墨綠褐綠亂潑,變化萬千,是幅無可繪畫的畫圖,你的眼睛忙過不停。

山花香,林木香,群葉香,百草香,眾香紛紜,混成一片難以形容,隨處變化的暗香,那就是山林的氣息,你的鼻子忙過不停。

松濤颯颯,流水淙淙,鳥鳴啾啾,譜成最樸拙耐聽,最即興變幻的田園交響曲,你的耳朵也忙過不停。

太陽一忽兒在左,一忽兒在右,一忽兒在前,一忽兒在後,好像在和你捉迷藏。你的腦子不再費力思考,不再沾惹煩惱,且休憩在虛空中,與萬化冥合。心中凝聚最純粹,最醇厚的畫圖,不著筆墨表現了天下之大美。歷代的文學家藝術家窮一生之力要把這至美描繪出來。你看到他們美妙的作品,心有所感,意有所歸。但只有身處山林,來回流連,你才可以真正捕足作品背後的實相,讓大美重組活現。

山行之間,你的心靈暫別了人間的喜怒哀樂,自由自在像雀鳥一般飛翔,不知不覺盡沾山林靈氣。你會發覺,心靈脫胎換骨,澄明靈感源源不絕,心思潔淨,新意不斷襲來。你覺得,有種衝動要把若有所得的思緒寫下來畫下來,一如歷代文學家藝術家。

你的眼耳鼻身心都那麼忙了,那裡能夠抽空和你的同伴喋喋不休,你一言我一語談日常瑣事,人間是非?是以山行宜獨走,即使不獨走,也只宜與一二知己同行。知己當然也愛大自然,也愛休憩於虛空中,於是你們可以默默同步,可以談心論道,讓情意契合於萬物中。

唐詩有這麼可愛的一首:

獨往山中走,沿溪行,看雲起,自得其樂。遇到那個林中老叟,也算是詩人的知己吧,一定也愛大自然,也愛休憩於虛空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