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羞草

葉的聯想

雨思

葉的形狀變化萬千;從簡到繁,從尖到圓,從大到小,十分可愛;顏色也讓人目不暇給;不同品類、不同季節的變化差不多涵蓋整個色譜。沒有一個藝術家可以設計出這麼豐盛的形,這麼繽紛的色。形形色色的葉,都令人樂意親近,都展示著天地之大美。

有幾種葉是我的至愛:寺邊的楓葉、林中的橡葉、村野間的銀杏葉。他們用不同的姿態向你問訊,你不期然向他們報以會心的微笑。

最近種了盤含羞草,一觸即葉合,快如閃電,小小的葉塊好像藴含無限動力。這奇妙而驚人的力量早已認識,但不知是否市區的空氣質素變差了,很久以來便不曾碰到含羞的草,不要說含羞的人了。這次與含羞草重逢,更注意到草初生時,只是顆顆小點,你完全預料不到,幾天之後,一顆小點會長成一塊排列整齊的含羞葉。含羞草雖然含羞,但她的生命原來是這樣強壯、這樣多姿采的 –– 是草,是人,是生命。

只要有機會留心觀察,每一塊葉都有他成長的特色,都成長得那麼美麗動人,都有他自己的個性,都可以說一段段的故事。生命本來便是這麼自由奔放,這麼不拘一格.

於是,每看到葉子,便聯想到生命的奔騰,萬物的變易,大自然的奇妙。

葉不能來去自如,只能獨自生長。他覺得寂寞嗎?他會像嫦娥一樣,悔恨偷了靈藥嗎?不,《一個人生活多麼愜意。與別人在一起,即使是最好的朋友,很快便會變得乏味,精神不能集中。我愛獨處,最佳伴侶便是孤獨。》(梭羅湖濱散記)為甚麼孤獨是最佳伴侶?因為獨處的靈魂最敏銳,最能與萬物為伍。你看,每一塊葉子都孤獨地流盼,孤獨地微笑,孤獨地迎風,孤獨地起舞,孤獨地工作,孤獨地飄落。孤獨,而不寂寞,因為有無數知己陪伴,淡如水,深如酒。

一想起葉子,便想起樹,想起花草,想起樹林,想起流水, 想起飛鳥, 想起蝴蝶,想起風,想起雲,想起風從虎,想起雲從龍 … 這一切一切,都陪伴著葉子,都與他互動,都享受生命,都活在同一個生命裡。

我當然也是他的伴侶,不用說話,不用相望,不用聆聽。我知道,葉子也知道,我們都活在同一個生命裡。在大自然中,這生命存在;在這生命中,萬物互感互應。《細看來,不是楊花,點點是離人淚。》(蘇軾水龍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