枯葉

拾葉

雨思

花圃旁邊四隻麻雀在擾攘,迴旋跳躍,飛快爭啄,好不熱鬧,原來群起爭奪的不過是塊落葉。枯葉成不了食物,麻雀並非爭食,枯葉也不值錢,爭來沒有好處。麻雀大概在舒筋活絡,在玩集體遊戲,不為了甚麼,只是覺得有趣。

在山間行走時,竟和麻雀一樣,對落葉產生濃厚興趣。在地上見到完整無瑕,形態姣好,色澤可愛的落葉,便小心撿拾放進袋裡帶回家。很快家裡的桌面,凳上,櫃頂都滿佈枯葉,若是眾葉連枝的便插在高杯或長瓶裡。不久葉子便完成最後的遷化過程,和剛落下時不同,形態變得乾癟,色澤變得灰綠土黃褐紅黯棕,雖然不再嬌艷欲滴,但拙樸高雅,低調地展示紛紜素色,看上去別是一番風味。

枯葉不值錢,沒有實用價值,是掃進溝渠的廢物。我的撿拾和麻雀的爭啄一樣,都好像費時費事,沒有意思。但拾葉是個快意的遊戲,遊戲之所以可愛可貴,正在於完全不講益處,不計利害關係,你不爭,我不奪。麻雀爭啄完畢,盡興而散,心中悅樂。我也從撿拾落葉當中,取得極大樂趣,一面遊戲,一面親近大自然,暫時辭別利益先行的商業社會。

當然,撿拾和爭啄有點分別。人畢竟比麻雀複雜許多。爭啄過後,落葉靜悄悄的躺在花圃裡,麻雀已把它忘得一乾二淨。撿拾回來,卻花盡心思把落葉擺放好,每天觀賞,每天溝通,覺得簡直是上上美。

欣賞美,是人類進化幾十萬年最值得珍惜的發明。美的欣賞,令人把利害關係拋諸腦後,盡情提昇生命的境界。我們要時時處處發掘美的環境,催生美的事物,享受人類這最高明的創造,逃脫營營役役的樊籠;讀一首詩,看一齣舞劇,聽一段音樂,都可以令人心曠神怡,樂以忘憂。

拾葉也是如此造美的活動,與讀詩觀舞聽樂異曲同工。

漏了我比較熟悉的視覺藝術;欣賞畫當然也是尋美的活動。看宋人山水,意境幽玄,恬淡超脫,具出世之美;看梵谷的後期作品,則心境激盪,潛藏千鈞能量,具人間之美。或更進一步,拿起畫筆畫畫:繪畫是造美最上等心法之一!把眼前的春花秋葉描繪下來,既形似神又似,很滿意,很稱心;心情惡劣時,就畫個幽黑森林,想像自己走了進去,把憂鬱留下,不好的心情很快平復。由是繪畫盡得無所為之樂,是忘形尋美的活動。你要表達甚麼便畫甚麼,多寫意,多自由自在!碰到愛畫人化點錢把你的畫買下,掛在客廳牆上,早晚觀賞,多開心。

只是,市場經濟最喜歡把一切美好的東西貼上金錢標記。 繪畫這美妙的遊戲竟在市場的大染缸中沾滿金箔,成了追逐名利者的大事業,大商機;漸漸變了質,成為投資工具,以價格定作品高下。你看,《買家》或《炒家》看準現代中國油畫會升值,便到處搜羅《珍品》,尋覓《有前途》的《新秀》,推高《市價》。為了賺取最大盈利,整天盤算《入貨》《出貨》的時機,進亦憂,退亦憂,徒令人常憂以忘樂。

你說,在藝術品拍賣場尋美,是不是緣木求魚?

要活得舒泰,請忘記市場,不要甚麼也以金錢論值。世界完全不必要那麼複雜,那麼煩悶,那麼紛亂。

請你上山拾葉,千千萬萬美麗的落葉正等待著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