競走

競走

雨思

少時學校與家的距離不近,要走上半小時至四十五分鐘的路。不知從那時開始,替自己設計了一個簡單好玩的遊戲,就是全速走路,逢人過人,姿勢就跟那些世運選手競走二十公里的差不多。超越復超越,很滿足,很寫意。

當時很理想的一條競走徑就是今日的衛理道,在九龍華仁書院旁的那一段,那時仍未鋪上水泥,是先天性的行人專用區,相當闊,雨後會滿路泥濘。從窩打老道上斜,一經進入,中間並無出口,一直要走到今日的衛理道公主道交接處,才有分叉,一邊直走尖沙嘴,一邊則過小石橋;小石橋下面是廣九鐵路,居高下望,頗有氣勢,火車隆隆自遠而至,也算是奇觀景點。

要走畢全條競走徑,約要十五分鐘,長短適宜競走活動。逢人過人,樂在其中;想像自己是汽車,逢車過車;想像自己是駿馬,逢馬過馬。間或遇上強勁對手,也來湊興參加遊戲,那棋逢敵手的滋味,實不足為外人道。勝了固大樂,輸了也不會不歡,心中慶幸竟然遇上比自己更有能耐的英傑,暗裡為他喝彩。

走得快,逢人過人,無利無弊,既沒有奬品,也沒有掌聲。只是一個追求自我滿足的遊戲。超前,再超前,每一次超前便又一次肯定自己,增強自我形象,具體地略略解答了《我是誰?》《我能嗎?》這些難以尋找答案的抽象問題。對一個渴求探悉生命究竟是甚麼的少年,《我》是不得不用力催生的。於是,我就讓《我》如此逐漸成長,望著手錶計時,啊,我又破了十四分二十秒的紀錄,戰勝了昨天的我,再一次肯定自己,肯定自己的能耐。莫非年輕時鬥志不懈,長大了才能談甚麼齊家,治國,平天下?

但破紀錄不容易,而且越多破便越難破。那麼,轉換一下路途吧,人生不妨多走幾條路,積集不同的紀錄,每一個紀錄都等待你去破。等待你不斷更新自己,肯定自己。

漫長的讀書過程也充斥著各種紀錄。因緣際會幾何學得了滿分,老師公開說他是從不給滿分的,這是第一次。自我由此得到了特強肯定,為更上層樓添了動力。但,事情發展總不會一帆風順,升了班,數學測驗只得十多分,老師公開在班裡說,實在不明白你以前數學優異的成績是怎樣得來的。毫不氣餒,毫不灰心,閉門思過,繼續不問利害地刻苦鍛鍊,不旋踵又是一條好漢。

現今的小朋友,許多都手捧遊戲機,癡癡呆呆,不斷地重複著看來毫無意義的按鈕動作。就本質來說,玩五花八門的電子遊戲跟路上競走相差不遠,本身大概沒有甚麼大意義,只是用自選的遊戲來不斷挑戰自己,或要戰勝一個虛擬的對手,或要戰勝自己,破自己的紀錄。勝了,自我再次得到肯定;敗了,埋頭苦幹,完善自己。

看富甲一方的大企業家不斷累積財富。坦白來說,金錢於他們實已太多,多得如恆河沙數,再添多一點,恐怕意義不大。但他們仍舊如癡如醉,拼命的賺錢,大概金錢遊戲實在好玩,不能一刻停下來,要進一步挑戰自己,破自己匯天下財富於一身的舊紀錄,與群雄你爭我奪,競上金榜。於是,錢越賺越多,自我便得到更大滿足,更大肯定。

年紀大了,漸漸少了自我肯定的需要,連自我形象也漸漸縮小,只當自己是大自然一分子。沈醉於山光樹色之中,對五光十色的遊戲失卻興趣,無意爭勝,也無意打破自己的紀錄。

也慶幸當時沒有更進一步要當個運動健將。許多一生不斷苦練馬拉松的朋友,身體一直處於巔峰狀態,年紀大了,卻漸漸病痛多起來,連走路也有困難。大抵長期沈迷於單一活動,不論是競走,跑步,玩遊戲機,還是賺錢,都會貽害身心 。

少時每天的上下課競走遊戲,表面看來好像無甚收穫,只圖一時之快,但出乎意料之外,竟然終身受益。它鍛鍊了下肢的筋骨,進而強壯身體。到如今,仍可不太費力走畢嶂上天梯。前幾天,比我年輕十多年的朋友,望見不到三十級的石階,已心驚膽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