櫻花

櫻花

雨思

櫻花百看不厭。跟隨著她從含苞於樹椏上,徐徐燦爛怒放,到飄逝於春泥中,不過是短短幾天的光景。

一直是賞櫻者,有一天夢為櫻花,偷取櫻花的腦子,瀏覽這一段思維:我的生命這麼短促,我是否時時刻刻都在戰戰兢兢等待死亡?你看我這麼逍遙自在,看我這麼恣意怒放,你一定知道我根本看不起死亡。我只看到生之緊湊,生之莊嚴,感受得生之風韻,生之律動。我既然只有幾天的壽命,我便竭盡所能,施展渾身解數,擺出最豔麗的姿態,披上最華美的衣裳,連《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,他所穿戴的,還不如我呢!》為了甚麼?我自己也不甚知道。

有人說我的遺傳因子裡面有著吸引蜂蝶的密碼,以使宗族好好繁衍,但我撫心自問,《我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,海邊的沙》於我何干?世界不是有人滿之患,要爭資源爭過你死我活嗎?也有人說,我就是要你不斷從心中讚美我,欽羨我的美貌。只是,人花殊途,我如何需要你的讚美?《虛空的虛空,萬事都是虛空。》

也許到頭來,我只不過是想痛痛快快的活,並不為了甚麼而生。

她真的不怕死。你就看,她從樹上飄下來的一剎那吧,顏色多麼從容,依循的軌跡多麼美妙!飄下時,大概她從沒有一朝再生的念頭吧。六道輪迴,天,人,阿修羅,餓鬼,畜生,地獄,數來數去,似乎都沒有她的份兒,也不聽說阿彌陀佛答應迎接你到西天極樂世界。她只是視死如歸,毫不理會歸程何處。其實,你也絲毫不知道你當初是從那裡來的,那是宇宙演化的大祕密,無人知曉。

她最著緊的,是她的消逝定要光彩奪目,令人陶醉,令人舒暢,就在至美當中,悄然離開。她毫不理會能否升天,因為天上景況如何,無人能知,最懼《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。》你讀歷史,當知嫦娥怕死,瞞著后羿偷了長生不老藥,直奔月宮,但天上孤寂難耐,漫漫長夜,如何熬過?

她只知盡性地生,心中就只有美,含苞的美,怒放的美,消逝的美。

她需要的只是水,陽光,和空氣。她要好好的生,一點也不需要其它的東西,其它的全是多餘累贅。於是你沒有捨不得的財富,沒有掉不了的包袱,沒有揮之不去的牽掛,於是便輕得失,忘利害,《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》,月無論是陰,是晴,是圓,是缺,都一樣美好,一樣怡然。四季風光如畫圖,《也無風雨也無晴》。她有的只是生之喜悅;山光既悅鳥性,也悅花性。

她不會對世界有所依戀。你知道,美好的東西,不在身外,只在心中。《明見本來面目》,便能窺見生之玄妙,活得悠然。是的,幾天很快便會過去,生命原來就是這麼短促。但幾天之中,她已經歷了無以倫比的燦爛,《除卻巫山不是雲!》夫復何求?最要緊的是,當你身處巫山時,要把握機會,好好的享受那璀璨的朝雲,要忘情沈醉於其中。巫山之後,再會有甚麼更好的東西值得追求,要把生命延長呢?除非,她替自己設計了更迷人的一襲衣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