植物學家

緣會五色沼 (2)

雨思

五色沼可以棲遲,可以寄懷。默對沼色,時間好像停止了。當日別時依依不捨,誓要再臨。

隔了一天,依約再來,仍舊靜坐亭中,讓清幽滲透心靈,讓大自然融化自我。正怡然自得,突聞腳步聲自遠而來。來的會是甚麼人?只有些好奇,一點也沒有恐懼,這個國度,這個地方是一定沒有山賊的。是否也是同道中人,愛美愛幽?

來到面前的是個五十來歲的中年人,身材瘦削,嚴肅平實,滿臉風霜,背負一個大背囊,腳上穿著一對長統靴,無懼水氹泥濘,在草叢沼澤中走走停停,好像在尋找甚麼。打過招呼後,交談起來,有限的英語遇上有限的日語,加上手勢,也能勉強溝通,得悉他的長統靴是鑲有釘子的,不怕滑倒,很便宜,不過是千多日圓一對。他領我們往看不遠處的告示牌,牌上文字解說沼名《五色》的因由。原來沼水的礦物成份隨季節變化,所以水的顏色春夏秋冬各不同,故名五色。

這位龜山先生是個業餘植物學家,一有空便往各處林野考察,收集標本,記下各種花草樹木的形態和生長狀況,整理後發表。厚厚的筆記簿裡滿是有關植物的文字和草圖。看他的名片,印得滿滿的,都是他在各個植物研究推廣機構的職務,東北植物研究會會員啦、岩手大學構內觀察會講師啦、北東北樹木研究會代表啦、岩手縣立博物館研究協力員啦、一大堆的。

他說,他可化的錢不多,全都用在他的研究興趣上。每次出外考察,一去十數天,所費不菲,須要精打細算。看他不修邊幅,衣著隨便,肯定是個不拘生活小節的好漢。但不禁暗想,這個八幡平國立公園是個旅遊區,食宿都以遊客為對象,他又可以在那裡找到便宜的泊和食呢?

回程一起走。龜山先生沿途一時指著這花,一時指著那草,如數家珍的述說它們的特性和用途。他的講學是白費了,花花草草過耳即忘,只記得曾提及這一帶多見的水芭蕉,也曾說過某植物是製作香水的原料。

到了那杳無人跡的車路,他神祕地叫我們走上離開地面高一點的亂草叢,好像快要揭開一個謎。難道亂草之中竟有種罕見植物,可以大開眼界?狐疑間,謎底現。啊!草叢上面竟停著一部小車子!車子裡面亂七八糟,甚麼東西都有,但以書本為主:植物誌、樹木圖譜、… 他今晚就在車上睡覺。吃呢?車上備有足夠的飯團和清酒。古人樂處陋室,龜山安居陋車,晚上有最喜愛的植物學書本作伴,白天則與生機勃勃的植物為伍,找出它們千變萬化的特色和個性。追尋真理,不為甚麼,廢寢忘食,自得其樂。

想起對古松的三種態度:畫家來五色沼為了尋美,植物學家來五色沼為了求真。美與真,都取之無禁,用之無竭,都可以盡情沈醉其中,從而覓得天下之最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