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in

廣重:東海道五十三次 庄野 白雨

雨施

雲行雨施

蘇東坡在鳳翔當官的某年,春耕之後一直不雨,民眾很擔心。等到下雨了,卻又不足。終於上天決定大開水喉,連續下了三天大雨,於是官商農民都放下心頭大石,熱烈慶祝。蘇東坡剛好建成了一個用來休息的亭子,便叫它做《喜雨亭》。

平淡無奇的一件事,但蘇東坡是個喜歡思考的詩人,他想得很深入,很現代 ,邏輯性很強 。他從三個角度去看天降大雨這件好事:

  1. 假如一直不下雨,穀物歉收,農民當然首當其衝,生活不好過,跟著食物便供應不足,百物騰貴,經濟活動減慢,失業率高企,低下層入不敷出,盜賊多起來,治安變得不好。到那時一定會打擊中產階級。當官的,從商的,又怎會有心情來到《不雨亭》優游作樂呢?世界果真是一體化的。
  2. 如果落下的不是雨水,而是高檔次的珍珠,又有什麼用呢?難道冷了可以珍珠禦寒?若落下的是價值連城的寶玉,難道餓了可以寶玉充饑?可見天雨看似不值錢,其實極寶貴。
  3. 是誰有能力賜給大地三天三夜的大雨?民眾多謝首長,領導有方。首長飄飄然,卻當然知道不是自己的力量,大概中央的最高領袖才有這能耐吧。最高領袖心知肚明,自己只能叱吒風雲於老百姓中,怎能指揮上天?姑且歸功於造物主。但造物主不是無限慈悲的嗎,又怎會如此作弄世人,要操生殺大權,要人們乾著急呢?怎會像人類一樣好名好勝,要人膜拜他,祈求他?那麼,大力者一定是我們弄不懂的《冥冥太空》了!《冥冥太空》毫無機心,自然而然的給我們下雨,又怎曉得居功呢?

top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