浴女

Degas: Woman in a tub

淋浴

雨霽

不久以前,家裡裝修,熱水爐失靈,正值初冬,洗澡不可無熱水,只得用《原始》方法:用水壺燒水。

心裡暗想,澡一定不會洗得暢快吧,把熱水從水壺注入面盤,加點冷水,然後用毛巾逐次舀水淋身,怎及得源源不絕、來勢強勁的熱水從高處花洒噴射身體來得暢快?平日水從頭頂來,只要不斷微動身軀,便可以讓水射遍全身,也可以同時用雙手揩擦。熱水淋浴這現代文明的產品,早已成基本方便,不會帶來驚喜。

如今無奈舀水淋身,麻煩得很,既來之則安之,姑且草草完事吧。但出乎意料之外,把水舀在身上,竟別是一般滋味。首先,毛巾抹過的質感,是花洒所提供不了的。而且,沒有了從上而降的熱水,浴室顯得靜悄悄、冷冰冰;面盤裡的熱水便是給熱的唯一源頭,是抗寒冷的盟友,是可依靠的伴侶。手舀水,腦子不能閒,要好好的計算一下,這一舀用多少水,淋在身上那處?暖水僅有一盤,供應有限,不懂珍惜,便完成不了淋浴。洗不乾淨的滋味不好受,說不定還會遺下幾抹肥皂,黏在身上揮之不去。計算、珍惜、每一舀都要作一個決定。水越來越少,還剩下小半盤,身體呢?還有部份未曾潔淨。這是個分毫必爭的重要任務,每一舀都要考慮清楚,於是越來越富挑戰性,越來越有趣。

終而大功告成,身體乾淨了,水呢,還剩下不少。我勝利了,高興得很 - 我只用了一公升的熱水,少量的冷水,比起平日的淋浴,大大的節省了食水和能源。

餘下的水怎樣處理?熱水原已寶貴,經過這五分鐘樂在其中的洗澡,情誼更進一步。就與他合而為一,把他從頭到腳往身上傾注。痛快在身,溫暖在心。

快樂,許多時都從日常生活上簡單的東西得來。簡單的東西可以帶來很多驚喜,很多滿足。而覺得開心,不必是得到了甚麼,可以是失去了甚麼。

想不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,懂得珍惜才能欣賞大大小小、顯顯隱隱諸事諸物,這大概就是《知足常樂》的意思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