櫥窗

兩個女孩子的對話 (2)

雨思

蘭:《這個世界,再沒有清心寡慾,不喜歡擁有的人了。多的是胸懷大志,要賺盡天下財富的現代豪傑。你看,大人世界裡最成功的人,不是坐擁大田莊,出入乘坐私人飛機,僱用僕役數十,天天山珍海錯的大富豪嗎?老師不是苦口婆心地要我們努力讀書,將來當個成功的人嗎?》

菊:《你說得不錯,那個馬多夫騙人五百億元,大眾心裡還是對他十分佩服,認同他是成功人士,騙得人口服心服。若不是兒子告發,騙局恐怕永不揭穿,他終身會以大富豪身分周旋上流社會中,受人欽羨膜拜。》

蘭:《所以,世人孜孜不倦追求的,便是名利財富!》

菊:《但老師說:富貴於我如浮雲。》

蘭:《那是兩千年前的舊思維,在二十一世紀是行不通的。 當今最熱門的中學校是學費十萬元的國際學校,最熱門的大學學科是培養 CEO 的 EMBA,最熱門的話題是恆生指數又創新高… 都不是通通為了追求名與利、富與貴嗎?今天做人的準則是 aggressive,就是要洞悉先機,先下手為強,務求殺敵制勝,一切一切,都為了名與利!》

菊:《名利富貴真的這麼重要嗎?》

蘭:《大人世界無時無刻不在鼓勵我們去追求豐富的物質生活。報紙、電視台、電台、互聯網都充斥著排山倒海的廣告,把商品描繪得多采多姿,要說服我們不停的買東西。上至疑似法國庭園的樓盤,下至遇水不留碎屑的紙巾,每樣東西都包裝得十分吸引。世界實在太多美好的東西了,五光十色,等著人們去買,又怎能不追名逐利,想盡辦法攫取金錢?》

菊:《我就不明白,為甚麼各種傳媒竟聯合起來,一起譜寫金錢萬歲、消費萬歲大合奏?》

蘭:《地產商、製造商、零售商、上市公司、服務單位,無論國營的、私營的都懷著同一個目的:求財,求最大的財,它們聯合起來組成了無堅不摧的大團隊,容或有內部矛盾,鬥個你死我活,但歷史任務一致,都是要全世界的人沈湎於消費世界中。傳媒也是這團隊的中堅份子啊!》

菊:《但他們不是也說,地球資源有限,我們要提倡環保,救地球,救下一代嗎?為甚麼還鼓勵我們瘋狂消費,瘋狂消耗有限的資源?那不是個深層次矛盾嗎?》

蘭:《你實在太純真了。消費是綱,環保不過是目。環保不得不臣服於消費,環保只不過是消費大氣候中的一股弱風。請你繼續盡情購物消費吧,只須要買個精美的時尚環保袋滿載你買了的東西,或者,也只須付五角錢便有個你慣用的膠袋了。》

菊:《但,鼓勵消費對大家真有好處嗎?》

蘭:《你難道不知道,追求經濟增長是個不能懷疑的硬道理?在這硬道理面前,人人都要低頭。一個地方若一連幾個季度出現負增長,政府便可能被迫下台。經濟增長表示物質生活豐富了,表示生產的東西多了,表示投入生產的人數多了。你若不消費,多生產的東西便賣不出去了。》

菊:《但,我覺得,雖然多買了東西,其中許多都是我不需要的,就隨便放在一邊,過一段時刻,便投進垃圾桶裡。》

蘭:《我同意。舉一個例,聽說美國的小學生,新學期開始,一定要拿個新書包上學,不然,便會給其他同學取笑。舊的呢,扔進垃圾桶可也。我幾個月前買的迷你裙,到今天款式已落後,週末要到時裝店逛逛,買到新裙子,便扔掉舊的,要趕上潮流啊!》

菊:《我明白了。現代人,不知是誰,先決定了經濟一定要增長,百般鼓勵全民多生產,多消費,便以種種最有成效的宣傳手法,迷惑大眾,令他們覺得買東西就是好,越買得多越好,越能貢獻社會。你賺來的錢,買東西是上上策,是盡國民義務,最忌不消費,儲蓄起來。買東西剩下的,也要投資股票,基金,外幣,保險,以便金融市場可以蓬勃發展,財富以倍數增加。對嗎?》

蘭:《你還算聰明。連公營電台也教人炒股炒外幣呢!我早已投降了,在重重廣告圍攻下,又看到林林總總包裝得美輪美奐的物品,叫我如何抗拒誘惑呢? godiva 的朱古力實在美味,吃了生暗瘡便塗點白兔牌暗瘡膏吧!》

菊:《多謝你給我上了一節經濟課。但我勸你,還是乖乖唸書,以你的聰明才智,一定成績出眾,將來找份好工,便不盡金錢滾滾來,godiva 的朱古力固然任你狂食,那疑似法國園林的豪宅,說不定也能買下。》